余生不长,只够爱一人

原创 闲木鱼  2017-11-19 02:13  阅读 164 次 评论 0 条 百度已收录

 

五年前,初来乍到,信誓旦旦,满怀希望而来。五年后,遍体鳞伤,落荒而逃,满怀失望而去。

五年的时间,似乎也不过朝夕之间罢了。

医院的天台上,林陌双手环臂站立,俯瞰着眼前的万家灯火。

微风掠过,吹起肩上的长发。拢紧外套,林陌把手插进衣兜里。

辞呈已经提交上去了,交接工作也做得差不多了。如果医院放人,那最迟后天就能走了。

下次回来,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。既然要离开,那就再好好看一眼这座城市吧。

“你为什么会选择来这里?”

“因为这里有我爱的人。”

“为什么选择医生这个职业?”

“因为我想救死扶伤,拯救更多的生命。”

“那你现在为什么要走?”

“因为他要回来了。”

机场的候机厅里,林陌靠窗而坐。

航班推迟了。窗外,雨淅沥沥地下不停。偌大的机场,重逢的喜悦,离别的悲伤,陆续在上演。

只有林陌一人,静静地坐在窗边,冷眼旁观着这一切。既无欢喜,也无忧愁。

按理说,要离开自己生活了几年的地方,或多或少都会不舍。但林陌什么感觉都没有。没有不舍,没有留恋,更别提会掉眼泪。

早在几年前,那个人离开时,林陌她已经把该流的泪都流干,哭干了。

没有铠甲,亦无软肋。形容的就是现在的林陌。

熟悉的旋律打破了林陌的沉思。窗外,雨越下越大。林陌起身,掏出手机,解锁,看来电显示。

陌生的十一位数字,号码的归属地是上海。没有备注,不认识的陌生人。一种异感滑过心头,林陌下意识想划过拒听键。

但铃声却不肯作罢,不依不饶地欢唱着,全然不顾主人的心情。心头的感知越来越清晰,林陌鬼使神差地划开接听键,把手机放到了左耳边。

机场里,赶路的人都行色匆匆,步履不停。检票的工作人员,排队的乘客,相拥的情人。

“陌陌,是我。”

比以往低了几个分贝的嗓音,透着屏幕,通过无线电波传到林陌的耳膜,渗入血液,直达那颗跳动的心脏。

手机险些从左手掉落,林陌倏地一下子跌坐到窗边的沙发上。手指深深陷入沙发的棉布里,却浑然不知。

好像担心对方会把电话掐断似的,那人又急迫地开口,“陌陌,先别挂电话,听我说。”

林陌还没反应过来。十一月份的天气,此刻,林陌额头上却渗出透明的汗珠。仅仅一记声音,一个称呼,林陌便不战而败,丢盔弃甲。

真没出息啊!林陌在心里鄙视自己。都这么多年过去了,还是放不下他。他的一句话,就能牵动全身。一个称呼,就能让干涸的双眼泪流成河。

想当初,他走得那般决绝,连声再见都吝啬。现如今,他回来了,又像几年前初遇时那样闯进她的世界,打破她平静的生活。

她好恨他啊!恨他狠心丢下她,头也不回地就离开。恨他离开之后又突然出现,没经她同意就闯入她的生活。

恨之深,却深不过日夜的思念和爱。

雨还没停,航班还没恢复,林陌便走出了机场。

一路走,一路淋雨。肩上的包包湿了,身上的衣服湿了,鞋子也湿了。包里有伞,但林陌没有拿出来。

一路顶着倾盆大雨走回家。到小区门口时,林陌俨然一副刚从水里出来的落汤鸡模样。

不过,她顾不上这些。因为她目光所及之处,那个人就站在她家门口。

看到他的身影,林陌下意识就想转身逃跑。可定心一想,这是她家,除了这里,她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。

而且,这么多年过去了,有些事情,是时候该搞清楚弄明白了。总不能一直糊里糊涂地过活下去。

从小区门口到自家门口,才十几步的距离,今晚却被林陌走得无比漫长。好像长到没有尽头,没有终点。

那人听见了声音,很快转过身。大雨如注的深夜,经年未见的爱人,就那样静静地,静静地,静静地任由视线相撞,交汇。

四目相对的瞬间,万物寂静。下了一整夜的雨,停了。刮了一整晚的风,歇了。剩下的,只有两颗跳动不止的心脏,和包裹在心脏外边的两具躯壳。

近一点,再走近一点,再近一点,就可以伸手够着他了。多走一步,再走一步,就能拥她入怀,感受她的心跳和体温了。

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臂拦入怀里,林陌听到从头顶传下来的声音:陌陌,我回来了。

陌陌,我回来了。

握紧的拳头慢慢张开,强忍了五年的眼泪,顷刻间决堤。紧紧拽着对方的衣服,林陌在他怀里嚎啕大哭。

“以后不许在外人面前哭,只能在我眼前哭,哭给我看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……只有我才能看见你流泪的样子。要是看见别人把你惹哭了,我会忍不住想掐死他。”

“那,要是你把我弄哭了呢?那怎么办?”

“那我就把自己掐死。”

曾经,这个紧紧拥着她的人,用最欠揍,最傲娇的语气,说了最动听的情话。

只是,往事已随风。事隔经年,他们还能回到过去,还回得去吗?

陌陌,我饿了。

陌陌,我渴了。

陌陌,我好冷。

林陌家,客厅的沙发上,苏铭裹着浴巾躺在上面。这个无赖,从进门后就一口一个陌陌,不间断地喊她。

林陌回来后,把自己锁在卧室。对他的喊叫,充耳不闻。

刚刚在雨里,他那么用力抱住她。仿佛要把她嵌入自己的身体,融为一体一样。

单手放在左心房处,感受着它的跳动。林陌无奈摇头,这颗心,又一次苏醒了。

其实在机场听到他的声音时,死寂一般的血液和心跳就已然沸腾跳跃了。

只是,我和他,还能回到从前那样吗?躺在床上,林陌问自己。

还能回得去吗?

“林陌,我们分手吧。”

还是五年前,还是下雨夜,还是这个无赖,用最伤人的语气,说出最伤人的话。

“林陌,老子早就爱够了!你以为你谁啊?当初要不是你死缠烂打,倒追老子,老子犯得着和你纠缠到现在吗?”

“我告你,没有你,老子会活得更好!”

没有我,你会活得更好。可是你不知道吗?没有你,我也不会活不下去,但会活得很痛苦,很煎熬。

三年的感情,一夕之间化为乌有。所有的甜蜜都成了负担,成了绊住他的缚脚石。

他骂她缠着他,骂她当初不该喜欢他,更不该倒追他,爱上他。他说自己腻了,累了,不想再爱了。

在一起三年,他从来不舍得对她说一句重话。他把她捧在手心里呵护着,给她自己所有的一切。

她身体不好,惧寒。一到冬天,烧饭做菜,洗衣服,都是他的事。每天上下班,都是他接送。用自己的外套把她裹进怀里,用自己的手搓她的手,把她的脚贴在自己肚子上取暖。

给她买爱吃的零食,带她看喜欢的电影,牵着她一个地一个地走遍想去的地方。

他对她的爱,林陌从未质疑过。但分手时,那些难听的话,也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。

用尽伤人的话去说,都不知道能不能收得回。说出口更失落,这又是何苦呢?

他走的那天,林陌没有去送。

据说他去了很远的地方,具体在哪里,她没问,他也没说。

从朋友圈里得知,他在外边过得不错。青山绿水旁,他笑得一脸灿烂。灯红酒绿的闹市里,他满脸涨红,醉得一塌糊涂。

在他开心的时候,她都不在。他总在很远的地方,像传说。

多少次,她给他打电话,听到的却总是关机或者空号这样的提示音。多少次,她点开他的朋友圈,一条一条看完所有的动态,然后再默默退出去。

他离开的这些年里,不是没有人喜欢她。只不过,在他们身上,都没有他的影子。

他远在千里,她为他祈祷。祈求他平安,祈求他不要忘了她。

这般深沉的爱,她一个人坚持了好久。

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她多年的苦等,才换来今天的意外重逢。

若是他也如她这样深爱着,那么这一次,说什么她都不会放手了。

夜里,林陌推门走出卧室。

大雨过后,树梢上的明月亮得耀眼。月光洒进屋内,照在沙发上熟睡的人身上。林陌蹑脚走近沙发,把手上的被子盖到他身上。

手正准备拿开,苏铭却突然睁开了眼睛。那双深邃的眸子,一动不动锁住她,套牢她。

“陌陌,我错了。”起身捉住她的手,指尖缠绕着她的发梢。

林陌没有回应,由着他在自说自话。她想骂他,像曾经他骂她那样狠狠骂他。可是看着他那么自责,那么小心翼翼的,像是做错了事,等待大人批评的小孩子一样。

看着他,她心软了。

“陌陌,我错了。我再也不走了,再也不离开你了。”

“陌陌,这一次,换我来爱你。往后,也让我来陪你走完余生,好吗?”

“嗯,好。”

余生不长,只够爱一人。别人再好,也及不上你的万分之一。


  

如果文章对你有帮助,请赞赏支持闲木鱼发展!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xianmuyu.com/819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闲木鱼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