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晋第一美女绿珠:夫君因我有难,我只能坠楼而亡

投稿 湘西小木鱼  2017-12-18 02:04  阅读 308 次 评论 2 条 百度已收录

以色危身岂不知,基心死另不生离。楼前甲士纷如雪,正是花飞玉碎时。【杜东

我生在乱世西晋,尝尽尘世冷暖。那一日,石君侯救我于危难中,又以三斛明珠还我自由身。

我们结为夫妻,恩爱相守金谷园。那一日,孙秀带兵围堵崇绮楼。逼迫落难的夫君交出我以保身。

我乃一弱女子,无一兵一卒。今夫君因我有难,我难推其咎。我起身一跃,选择坠楼而亡,我愿以一死换取夫君的一生安稳……

魏晋南北朝,朝代更迭频繁,战争连绵不断。我在乱世西晋出生。我家非大户,也非名门,而是边陲白州地区的一小户人家。

我的父亲是个落魄文人,屡试不第后,和母亲偏安双角山下,不问世事,过起了落英缤纷的日子。

母亲晚育,40多岁生下了我。父亲很是兴奋,如获至宝,喜爱不已。古时越地民俗以珠为上宝,若生个女儿常称为珠娘,若生个男孩则常称为珠儿。

父亲视我为掌上明珠,给我取名绿珠,从小细细栽培。我一天天出落得美艳绝伦,而又能歌善舞,琴棋书画无所不通。

十岁那年的一场变故,却让我从良家民女成了百州地区的头牌歌女。那一年,我的父母相继谢世。

在一个战乱频频,生灵涂炭的时代,我一个弱女子想避世而居谈何容易,为了生计,我不得不做了歌女。

人人夸我丽质天成,世之罕见,我亦很快成了远近闻名的歌女。无数名流文士,富家子弟纷纷慕名而来,只为一睹我绝世的容颜和曼妙的舞姿。

我善舞《明君》,其实我最擅长的是吹笛,无数个拂晓和薄暮,我的笛音总会随着饮烟缓缓扬起。

只是在双角山下,我的笛音是婉转清脆的,到了现在,我的笛音变得轻灵哀怨,如泣如诉,无数人闻之落泪。

感念昭君出塞的凄凉和我自己的身世,

我又自制了歌曲:

“我本良家女,将适单于庭。辞别未及终,前驱已抗旌。仆御涕流离,猿马悲且鸣。哀郁伤五内,涕位沾珠缨。行行日已远,遂造匈奴城。

延我于穹庐,加我阏氏名。殊类非所安,虽贵非所荣。父子见凌辱,对之惭且惊。杀身良不易,默默以苟生。苟生亦何聊,积思常愤盈。

愿假飞鸿翼,乘之以遐征。飞鸿不我顾,伫立以屏营。昔为匣中玉,今为粪土尘。朝华不足欢,甘与秋草屏。传语后世人,远嫁难为情。”

蝴蝶儿对对飞,其实我早到了情窦初开,顾影自怜的年龄。可是我独处无郎,亦不幻想郎。

无数个富家子纷纷向我表达爱意,我总是婉转拒绝。这些纨绔子弟,并没有几份真情,他们看上的不过是我的皮囊罢了。我名满白州,却卖艺不卖身。

已沦落为歌女,爱情早已是奢谈。

可是它还是随着春色姗姗来临了。

太康初年的一个春日,小雨刚过,我和侍女外出去梨园赏花。对着满地落花,我满怀惆怅地吹起了笛子。笛音袅袅,却引来了附近的山贼。

“这位是名满白州的绿珠小姐吧,果然生得貌美如花,你能和我们在此一遇,想来注定是有压寨夫人之命吧。”几个彪形大汉一步步向我靠近,用猥琐的眼神望着我。

我吓得瑟瑟发抖,可是荒无人烟之地,我一个弱女子又能奈何。“大胆山贼,在我西晋之地,岂能强抢民女。”绝望中,一个雄厚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那是一个桀骜不驯的男子,穿着衣袖宽大,束腰的紫色官服,身后跟着诸多的侍卫。

他是石崇,是个美男子,却才华横溢,是“文章二十四友”中的重量级人物。这一次出使交趾,事毕正待归朝,却在郊外救下了我。

我以为我早已看破人间冷暖和世态炎凉,可是这个从天而降的男子却让我乱了心,他的一言一行都让我情愫暗涌,心动不已。

让我欣喜的是,他也对我一见钟情。他不仅救下了我,还以三斛明珠赎我自由身,明媒正娶,带我回了京城。

我的夫君给了我全新的生活,

我由歌女变成了侯爷的爱妾,

我从偏远的白州到了繁华的洛阳城。

第一次走进石府,每个人都低眉顺眼地立在两边,独独有一人叫出了声。

“侯爷新来的歌姬真是明艳动人,恍然天人啊”这个膘肥体壮的男人直勾勾地盯着我,发出啧啧的赞叹声。

我的夫君勃然大怒,令人重打50大板,将此人赶出石府。侯爷用行动让府内人明了,我是他极其宠爱的女人。此后的日子里,我得到了每一个人的尊重。

谁也没有想到,这个事却埋下了祸根。

这个被赶出去的人叫孙秀,他投靠了劲敌司马伦。

几年之后,他重返石府,成了令侯爷家破人亡的人。

我的夫君有权有势,是一个富可敌国的世家子弟,生活极其奢靡,曾与当朝皇帝的舅父王恺斗富。

王恺膳后,命人用糖水洗锅,我的夫君便令人用蜡烛当柴烧;王恺请人做了四十里的紫丝布步障,我的夫君便做了五十里的锦步障;王恺修整房子,用赤石脂涂墙壁,夫君便用市面上昂贵的花椒上墙。

晋武帝想助贵戚王恺,便赐了他一株珊瑚树,此树高二尺,枝柯扶疏,举世罕比。王恺拿了这株珊瑚树便直奔石府,向我的夫君炫耀。

不料夫君却佯装不经意,将珊瑚树摔得粉碎,又命左右取来六七株珊瑚树还给王恺,这些珊瑚树高度皆有四尺以上,条干绝俗,光耀如日,比皇帝所赐强上百倍。王恺抚然自失,自次不敢再与夫君斗富。

夫君家财产丰积,室宇宏丽。不仅妻妾穿着绫罗绸缎,就连后房的仆人丫鬟,也都穿着刺绣的绸缎衣服,身上戴着美石和宝玉。

夫君在河南金谷涧还修有别馆““金谷园”,专门为人饯行。园内楼榭亭阁,高下错落,恍若宫殿。

后来郦道元的《水经注》谓其“清泉茂树,众果竹柏,药草蔽翳”。

这成了我的久居之地,因为我爱极了园内的鸟鸣鱼跃和水声潺潺。可是无数个黄昏,我还是望着南方落泪,我想念家乡的海风和珍珠。

夫君为慰我思乡之苦,特意修建了百丈高的崇绮楼,里面装饰珍珠,玛瑙等名贵珠宝,登楼即可“极目南天”。

夫君对我用心良苦,更让我感动的是,他妻妾成群,是西晋的风流才子。可自我进了石府,他却独独宠爱我一人。

忙完政事,他一改往日的骄奢淫逸,他唯一的爱好就是静坐园内,听我吹笛。有了夫君的相伴和怜惜,我的笛音再一次变得婉转清脆。

有客人拜访时,夫君也携我一同出席宴席,酒酣,我会歌舞侑酒,吹笛助兴。我的舞技让见者如痴如醉,我的笛音让听者忘失魂魄。

渐渐地,我亦名扬洛阳城,人人都知道金谷园有一“美而艳,善吹笛”的倾城女子。

我和夫君日日相守,情深契露,片刻也不愿分离。可是身处乱世,宫里宫外的勾心斗角和争权夺势片刻也没有停息。这一次,殃及到了夫君。

彼时,已是晋慧帝继位,可是把持朝政的却是皇后贾南风。夫君素来与皇后的外甥贾谧交好。贾后淫虐日甚,秽声播于宇内,终也酿成大祸。

贾南风执政八年后,愍怀太子司马遹在金墉城被杀。赵王司马伦起兵以杀害太子的罪名,拘捕了贾南风,废其为庶人,又以伪诏书让贾南风喝下了致命的金屑酒。

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,我的夫君也被罢官免职。没了官职,石府还有良田万顷,我想起了多年前双角山下依山傍水,落英缤纷的日子。

只要和我的夫君朝朝暮暮,没了权势又如何。幼稚如我,哪能预料到,身处战乱的西晋,没了权势的我们哪能有平和安稳,只能是引颈受戮,任人宰割。

繁华事散逐香尘,流水无情草自春。日暮东风怨啼鸟,落花犹似坠楼人。【杜牧】

那一日,夕阳如血,我和夫君正在金谷园的凉台上吟诗作对,却有官差闯了进来,索要美人。

夫君淡淡一笑,叫了数十婢妾,个个生得艳绝无双,任人挑选。来人摇了摇头,说受命索取的是绿珠。

夫君掷杯于地上,勃然大怒道:“我最爱绿珠,不可得。”官差不愠不火地接了一句:“君侯博古通今,察远照迩,还请三思。”

暗示夫君现今已不同往日,交出我还能明哲保身,夫君紧紧地搂住我,断然拒绝了官差的要求。

遣人来索取我的是孙秀,那个当日对我无礼被赶出府的男人,投靠了赵王司马伦。

如今赵王得势,孙秀也是有权有势,没有得到我那会善罢甘休。他很快带人围了金谷园,嘈杂的马蹄声和刀戈声越来越近。

“我因你获罪,却不能护你周全”夫君已无往日的不羁,他望着我,眼神黯淡,带着几分绝望。

我和夫君情投意合,他却因我有难,我一弱女子,不能救夫君,更不能保全自己的贞洁,还有何脸面苟活于世。

愿效死于君前。”公元300年,我泪流满面,起身一跃,纵身跳下崇绮楼。

历史长河中,妹喜误殷,妲己亡商,褒姒灭周。她们无一兵一卒,却背负亡国的骂名。如今,夫君救我于危难中,让我享尽人间富贵。却因我不能保全自己。

“祸福无门,惟人所召。”

夫君素来穷奢极欲,得罪人不少。

如今已闲赋在家,却因为我,还要遭此无妄之灾。

我无以为报,但愿一死,能换取夫君的一生安稳……

 

湘西小木鱼.2017.12.17

愿和你在历史长河中,寻找至纯的爱恋。

更多的民国爱恋故事在民国女人传

更多的古代爱恋故事在古代女人传

所有的原创文字专题小木鱼之家

原创文字,未经授权,严禁转载。

如果文章对你有帮助,请赞赏支持闲木鱼发展!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xianmuyu.com/1322.html
温馨提示: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闲木鱼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
版权声明:本文为投稿文章,感谢 湘西小木鱼 的投稿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  1. 科学看世界
    科学看世界 【农民】 @回复
    Google Chrome 63.0.3239.84 Google Chrome 63.0.3239.84 Windows 8 Windows 8

    没有女朋友 ,心烦。